前幾天,在某台節目看到一個笑話,其大意是說:
聯合國的某單位出了一個作文題目「對於其他國家糧食短缺現象,論述自己的看法」,給世界各地的小朋友寫。
非洲的小朋友看到這個題目,就問老師說:「什麼是糧食?」因為他們沒看過什麼糧食。
歐洲的小朋友看了,就問老師說:「什麼是短缺?」因為歐洲生活富足,沒有短缺的問題。
美國的小朋友看了,就問老師說:「什麼是其他國家?」因為在許多美國人的心中,世界上只有美國一個國家。
台灣的小朋友看了,就問:「什麼是自己的看法?」



姑且不論非洲、歐洲、美國的部分,單看台灣的部分,只能說這個笑話活生生、血淋淋地道出台灣學生的一大缺點,不!也許很多已經成年或者頗有年紀的人,亦是如此--沒有自己的看法。

在台灣,有一種小朋友是被稱讚的,那就是「很乖」,而這些父母口中的「乖」,意思指得就是「聽話」,聽父母話的人才是好小孩,聽老師話的人才是好學生。於是,對於「不聽話」的小孩,往往被稱之為「壞小孩」、「壞學生」。

也許,我們以「聽不聽話」來標籤每一個小孩,只是為了大人管理上的方便?因為,我們並不想花時間、花心思去了解每一人不同的個性、面貌,以及行為動機,我們尋求了一種對自身簡易又便利的方式,去對待這些小孩,要求他們一切以「大人的意見為意見」,以致於成就了一群「沒有自己想法」的人?

在台灣,在許多人的心目中,小孩是必須聽話的,不論是未成年的小孩,或是已成年的小孩。許多父母對待縱使已成年的小孩,仍然是要求不能違背他們的意見,如果小孩違背了,那稱之為「忤逆」或者「不孝順」。這些父母一心只想要握住對子女的掌控權,對子女的不聽話發怒、生氣,但是,如果真的教出一個百依百順的子女,我不得不認為那對父母教育失敗,因為那個小孩是個「沒有自己想法的人」。

學校其實也是扼殺小孩「自己的想法」的一大殺手,我們這個社會不承認「個性」存在的氛圍,在學校尤其明顯、嚴重,不相信?那麼對於「制服」、「髮禁」這種制度存在,又有何種解釋呢?那不就是希望學生都一樣,不要有不一樣的人出現,並求得管理上的方便嗎?其實對抗制服、髮禁制度,已經有很久的歷史了,現在成為父母的這群人,在以前也許就是那違反制服、髮禁的其中一員,但是當他們成為大人時,卻又要求他們的小孩遵從這樣的制度,這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正如一句老話--老年人總是會忘了自己還是小孩子時候的事情。

但也許那些父母以前也是遵從這些制度的人,那麼也許要想想這些制度存在,是否真有其必要?真能幫助學生學習?但是否因為此制度的存在,扼殺了許多想像力或者是創造力?或者使學生成為一個沒有想法的人?

在台灣,被說為「有個性」,往往具有負面的意思,然而,那是不是代表其他人都是「沒有個性」的意思?沒有個性是不是就代表「沒有自己的想法」?

到現在我在法律上已是個具有完全行為能力的成年人了,然而我仍然在對抗這種「聽話」氛圍,我的父母在許多事情上,仍然是要求我聽他們的意見做事,甚至連化妝品的品牌買什麼都要管(當然,這件事已經在當場被我嚴厲地拒絕),可是奇怪的是,在明知我不會那麼簡單遵從他們的意見,他們仍然一再地要求我聽話,就如同我的母親明知道那道菜煮了沒人要吃(有時連她自己都不吃),她仍然會煮,然後抱怨沒人要吃一樣的奇怪。

當然上述兩件事有程度上的差別,不過台灣父母真的很不懂得尊重別人的意見。還好我從小一向不怎麼聽話(?),就算聽話,往往也是陽奉陰違(當然是有自己想法的時候),我父母真覺得我是個怪小孩,但是與其成為一個「沒有自己想法」的人,我寧願被說「怪」啦!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oris
  • 最近大三了,突然很有感觸。覺得小的時候,總被壓抑,大了後感覺自己沒有自己的想法
  • 即便現在我已經過了而立之年,也有很多事情會覺得沒有自己的想法。
    只能一直努力學習,並且多聽、多看、多想嘍。

    yun 於 2016/01/17 19: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