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園-套書(上下冊合售)  (圖片取自博客來網站

這篇文章裡提到「很多很多」劇情,所以如果是不想知道劇情的人,就不要看這篇喔!還有沒有看過「模仿犯」一書的人,也不看這篇文章,這裡面有提到模仿犯的劇情喔!(P.S.本來在寫樂園的時候,想把以前寫得模仿犯的心得拿出來貼,但是我找不到,原來我還沒寫模仿犯的心得喔?我怎麼覺得我寫過咧?)


在上一篇中,我大略提一下我對宮部美幸作品的感覺,還有對新書「樂園」的感覺,但基於很多人不愛先知道劇情的心理,我沒有提太多「樂園」以及「模仿犯」的故事情節,對我而言是多麼困難的事情啊!(哈哈)

 
樂園中開頭是超能力少年的死亡,記者前田滋子,開始查究竟已過世的少年是不是有超能力,在加上在日本某處的「土井崎」一家,爆發了殺死女兒並把把屍體埋在寢室地板裡,然後因為犯罪追訴時效經過,不會被問罪的事件。然而超能力少年在其死亡前並爆發這個事件,但卻畫出了這個事件,甚至畫出了「山莊事件」,也就是模仿犯一書中的事件,所沒有對外提供的細節,那幅畫是「13隻灰色的手在土裡手朝著天際。角落里還有一個香檳酒瓶」,對於前田滋子而言,那幅畫對她而言產生的震撼,使她不得不相信這個少年具有超能力,是看得到別人腦袋裡的想法的超能力,然後這個12歲少年看到的往往是人性的黑暗面,慾望、恐懼、憤怒,遠遠超過了少年所能負擔,所以他不得不將腦袋裡的東西畫下來,但卻又厭惡自己所畫的東西。最終奪取少年性命的事件,究竟是「事故」或是「自殺」,誰也不知道,但是在這些厭惡的畫中卻有一幅滿滿都是梅花的畫,是少年看到自己母親心裡所想的美麗畫面,也是唯一一幅奇怪的畫中,不是描寫人性黑暗面的畫。
 
樂園一書中,寫到了模仿犯一書中,許多角色的「後來」,秋津警官結了婚,有了小孩,但是就如同他與前田所言「模仿犯事件是到死才會放下的包袱」,或是像前田本來想要寫出模仿犯這個事件的報導文學的書,但是卻怎麼也寫不出來,許多人罵她,甚至連她自己都唾棄自己,但是她就是無法擺脫「無法寫」這個心理。當然在樂園的結局中,作者也沒有交代前田是否已經將模仿犯事件寫成書這件事情。
 
樂園的主軸在於家庭的親人關係,這點有與理由一書有點相似。家中如果有那種不斷犯罪,傷害家人,也不理會家人的勸告,也不管法律的束縛,就這樣不斷犯罪,卻由家人承擔別人的指責、眼光時,這時家人又能怎麼樣?是像土井崎夫婦一樣,覺得自己生出來的小孩也要自己終結,因此殺了她(土井崎茜),埋了她,然後睡在她的屍體上,戰戰兢兢的過了16年,怕另外一個女兒(誠子)知道,並且長久以來被知情的人勒索?還是應該不斷的包容,不斷的相信他會悔改,然後此人卻不斷傷害其他的人(包括土井崎一家)?究竟該怎麼樣,作者也沒有給我們一個答案,宮部美幸就是這樣的冷酷,她敘述一個故事,而不給予解答。
 
被害者也是加害者,加害者也是被害者,是怎麼樣解不開的一個環節?但這也是宮部美幸書中最常出現情節,沒有絕對的加害者,也沒有絕對的被害者。
 
「我願意為了你做任何事情,只為了讓你保有一個樂園」。
 
土井崎一直以來認為他們的大女兒毀了別人,而殺了她,也為了保護小女兒,不讓小女兒知道他們夫妻兩殺了她的姊姊,以及她的姊姊究竟做了什麼不好的事情,而不去自首,而是一直睡在女兒的屍體上,度過漫長的16年,直到一場無名火燒出了這個事件,
 
他們為了讓她保有樂園,而做出了天理不容的事情。為了這樣的樂園,到了最後他們沾滿血腥,縫縫補補,拼拼湊湊,這個樂園變成一個紙糊的假象。一旦戳穿了,就只是個破爛的東西。
 
「樂園」一書的結尾,作家廖輝英寫了一篇文章,做了一個後記,但我覺得她有個地方寫得不對,就是土井崎誠子在結尾的時候說對於家人如果裡面出現了不好的東西,壞東西,就是要割捨掉的話,廖輝英覺得那是宮部美幸藉由誠子的口說出她心裡的話,但是啊!我覺得廖輝英說得不對。
 
宮部美幸對於犯罪者一向是同情的,我不認為她會認為「壞東西」就是要割捨掉,但是她的態度也不是認為還是要持續包容,她在文章中顯出她的不贊同。宮部美幸是個作家,作家是說故事的人,但並不是要給我們解答的人,更何況人生中也並沒有正確解答的這回事。就如同哲學這門學問,不是在教我們哲學,而是在教我們如何思考。宮部美幸只是說了一個故事,至於這個故事要如何闡述,就是我們個人的事情,也是我們應該要思考的事情,而語言就是這麼奇怪,以為是在評論別人,卻沒有想到評論到的是自己。我想,廖輝英應該是在講她自己的想法吧!
 

~◎相關網站◎~

博客來書籍館  樂園-套書(上下冊合售)

博客來網站的介紹頁面(◎利益揭露:經由此連結至博客來網站購物,我會因此獲得回饋金。)

創作者介紹
yun

Sub Rosa 玫瑰之下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你好,對你關於廖輝英那篇文章的感想,深有同感。

    剛看完《樂園》這套書,看到廖輝英那篇附在書末被稱為「解說」的文章,深覺不妥,心裡覺得有點不舒服,於是上網搜尋一下其他人對那篇文章的看法。雖然找到不少相關資料,但是都沒提及我所介意的那個重點,除了你這一篇。你覺得廖輝英寫得不對的那一點,正是那篇文章令我深覺不妥和不舒服的地方。

    請恕我這個陌生的路人也在此分享一下我的感想。

    廖在文中寫道:
    『對那些「家庭中的麻煩製造者」肆意造成其他家庭成員的傷痛或不幸深有同感。那種無盡的麻煩與痛苦、永無終止的凌遲,真的是至死方休。那不是法律、情理或任何方法能夠處理,只有一方死亡才能倖免,這一點,外人很難理解。
    我個人認為,這一點是宮部美幸在《樂園》中最想表達的觀點。』

    這是斷章取義,以偏概全地扭曲了原作者宮部美幸的意思;這根本不是宮部美幸的觀點,更遑論是廖口中所謂「宮部美幸在《樂園》中最想表達的觀點」。我覺得廖輝英這根本是在利用宮部美幸去為廖自己的想法背書。

    事實上,宮部美幸在《樂園》中,也有塑造對此事抱有其他不同觀點的角色〈例如書中「藍天會」的某位職員〉,而宮部美幸也並未表明有完全認同或完全不認同書中任何一位角色的觀點;宮部美幸是,如你所言「叙述一個故事,而不給予解答」,她是讓我們去思考。

    老實說,我覺得這本書的編輯把廖輝英那篇文章放在書中稱為「解說」,實在很不負責任,這篇文章不僅未能恰當地解說《樂園》一書,更嚴重地斷章取義及扭曲了原作者宮部美幸的意思。這篇文章,絕非一篇恰當的「解說」,而是廖輝英帶上嚴重個人偏見去寫的一篇「讀後感」。
  • 很高興有人跟我一樣不喜歡作家廖輝英在《樂園》一書中所寫的文章。

    也感謝您在此分享您的感想,畢竟我寫讀書心得的目的之一就是想要跟大家一起分享、討論這些書嘍!

    每個人的成長環境、家庭背景、個性都不相同,而這些往往都會影響我們的想法,所以一句相同的話都會引來不同的看法,何況是一本幾百頁的小說呢!

    一篇好的文案、導讀或是後記,或許可以為書本加分,但也有可能大扣分,進而影響讀者對於這本書的觀感,像是這本書的,就是扣了分(雖然這個扣分對原作者來說很冤枉XD),難怪有人不看文案,也不看這些所謂的導讀了。

    我想之所以廖輝英的那篇文章很少人討論,其中的一個原因就是因為很多人都不看這種所謂「名作家」的推廣文章吧!

    yun 於 2011/05/03 19:2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