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世代-年輕人的處境與未來 (圖片取自博客來網站

ME世代,即「唯我世代」,看重的是自己,「我」的所作所為都是有價值的,一切事物的存在,都是因為有「我」,沒有「我」,世界即不復存在。

工作的機關有提供一些網路上的進修課程(不過我是最近才知道的,可見我們內部都不太重視這塊),一開始我去看了一些西畫、音樂、舞蹈欣賞的硬課程,覺得還不錯(我第一次進到網站就覺得我一定要去上西畫欣賞,哈哈!我特愛西畫啊),後來又去點選每月一書導讀的專題演講,這個部分就要看導讀人的功力了,有些人講得好,就把一本很硬的書講得活靈活現的,講的不好的人,應該就沒有人想要去看那本書啦!

光看「ME世代」的書名,其實我看不出來它的內容在講什麼,後來經過導讀人曾寶瑩(即為本書的譯者)的演講才大約瞭解一些些,但因為沒有看過書,所以本篇文章是以導讀人的演講內容作為主軸。

譯者曾寶瑩在導讀會上提到很多人看了這本書後,所寫的感想幾乎都是負面的,像是對於這個ME世代(即39歲以下的人),覺得他們是不切實際,或是說草莓族,不具抗壓性或能力很差。但是譯者曾寶瑩卻提出不同的觀點。她認為現在一般所講的「草莓族」,沒有客觀的實驗數據提出,往往都是一些主管級的人物,提出說他們現在碰的年輕人有哪些類型,經此分類來判斷這個年輕人是不是草莓族。

然後她眼中的ME世代卻是有自己想法的一代,他們會吐槽上一代,或者在一份工作上面做得不久,是因為這份工作部是他們想要的、想要做的。如果是他們想要的,他們就會努力做。

這個社會並不是只能有一種價值觀的社會。

現在的ME世代,不再像上一代一樣,做了一份工作,就一直做下去,以傳統術語來講,稱之為「認份」。而ME世代的想法卻是「我現在的工作,不是你交代我做的,而是我自己想要做的」。

難道世界上只有認份才是對的?不認份的人就是草莓族?但是很多不認份的人,就是因為這種想法,反而闖出一片自己的天地。

說實在話,我覺得自己果然是ME世代的人啊!特別是最近自己要辭職,所以考慮了很多事情,很多人也許會認為這份工作薪水明明就不錯(可是其實我算過,我的薪水如果要買房子,還必須繳十幾二十年的貸款,現在的房子好貴XD),但是工作內容卻很例行公事。

所以我想要往更高的薪水跟挑戰不同的工作性質。

但是我也想過,這是不是我太瞧高了自己,會不會太自負?覺得自己可以通過考試,過份看到了自己的能力?

不想做小螺絲釘,但我真的不是小螺絲釘嗎?

當然ME世代的思維這時候就出現啦!我就會鼓勵自己,只要努力就可以成功達成目標(當然其實我也是滿懷疑這句話啦),我也會想自己的存在應該是有價值的,不應該困在這份例行公事上(你看!果然是認為自己的所作所為應該是要有價值的吧)。

我想李白也是有著ME世代思維的人吧!那句「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不也帶有這樣認為「自己有價值」的色彩?

當時聽完導讀時,我有點心動想要買這本書,但是想到之後一年都要回家啃自己了,所以就沒有下手買(不過我後來買了另外一本導讀書「SQ」,是關於社會神經學的書,等我看完後再來介紹)。

事物都有黑暗與光明,想法都有正面與負面,究竟ME世代的我們,是有著自己想法的世代,還是草莓族的世代,都有人說。但是別人說的就是正確的嗎?

我是一個很容易受別人的影響的人,所以我不是很愛聽別人說太有主觀強烈色彩或意識型態的話,這其實有點像是「言靈」,說了就靈了,就某方面而言,這不就是一種心理暗示?

我也不太愛聽到一些帶有神怪色彩的話,本來人家不在意,卻有可能因此變得在意,所以當別人說自己怎麼樣的時候,也有可能本來其實心裡是很反彈的,但是被人說久了,就下意識的接受了。所以可以提供不同觀點的人,或可以接受不同理念的人,或可以包容不同想法的人,我覺得是一種很厲害的人。

就如同美國精神中說的「我不同意你的想法,但我尊重你說話的權利」,這種想法也讓我很欣賞。

ME世代的譯者曾寶瑩,她提供了一種不同於衛道者撻伐聲的想法,在還沒聽到她專題演講前,我從來沒有從這種角度去想過事情,我也有點心虛自己過份的看重自己,覺得自己應該可以做有價值的事情。但是也許這種心虛是不必要的。

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存在的價值!  (好個ME世代思維的結論啊!)

 

~~◎相關網站◎~~

博客來書籍館   Me世代-年輕人的處境與未來

博客來網站介紹頁面,有興趣的人可以去看看!



◎利益揭露:經由以上連結至博客來網站完成購物者,我會因此獲得回饋金喔!

創作者介紹
yun

Sub Rosa 玫瑰之下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