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蠢的年代」,是一部紀錄片。雖然它是以未來人的角度拍攝,但是他的影片均是取材於時下,所以他是一部紀錄片。自從前幾天看了陳文茜拍攝的「正負2度C」後,我開始找尋相關的資料,看了許多文章,很多人、很多國家,在十幾年前就已經意識到了這個危機,但是還是有很多人 還在秉持著懷疑,懷疑地球暖化不過是個騙局。


就在我寫這篇文章的同時,我看到現在這個時刻的YAHOO新聞的首頁上刊載著李遠哲說道:「一百年後地球將要變成金星或火星,再也不適合人居住。」也許此話一出,很多人又會開始批評他,就像很多人批評陳文茜的紀錄片一樣。但是批評歸批評,趕快加緊我們國家的相關政策、法令的速度吧!



在「正負2度C」這部紀錄片中,並沒有很明確的指出我們究竟要多少時間才會達到2度C,經過我這幾天搜尋文章,我發現原來科學家已經指出我們擋不住地球升溫2度C了,因為溫室氣體沒有辦法在短時間就消逝,經過我們這些年來的「努力」,以及各國不斷爭論暖化是否存在,我們在未來的五十年到一百年都擋不住這個溫度的直線上升。



很多人也會問,那麼海平面上升一公尺究竟又離我們有多近呢?答案是40年。想想,如果40年後我還活著,那時大約是60幾歲,原來我看得到人類的末日啊!還有不要以為海平面上升一公尺沒有什麼,據我網上瀏覽文章的結果,發現這上升一公尺,就直接把臺灣的五大都市(包括台北市在內都會大淹水了,所以捷運到時候也不能坐了,虧我們還忍受那麼多年捷運的工程施工)。



很多人批評這些都是誇張的數據,就連我昨天問我爸爸要不要看「不願意面對的真相」時,我爸居然跟我說既然片名叫做「不願意面對的真相」,看了多難過,看了有什麼用,為什麼要看呢?我想這正是很多人的想法。



我們個人的力量很小,我們個人一天內所能減少的碳排放量有限,最重要的是要去改革我們國家的發電模式,我們國家大部分的發電是火力發電,火力發電靠的是石油,據陳文茜於2010年2月27日在蘋果日報上的「我的陳文茜」專欄寫說:「其實我們個人公德騎單車一年,也抵消不了火力發電廠一天的排碳量。」



但我們個人除了能小小的節約這些能量外,也想不出什麼好的辦法,只能安慰自己積少成多、積沙成塔。當然我們可以寫信給總統、寫信給立法委員、推廣環保意識給大家知道,讓大家都對我們的環境能夠更愛護。但是總統、立委什麼時候能夠改變國家的政策,我們都不知道。



這幾天有時候會很無力,因為跟家人講了一些關於環保的東西,家人聽不進去,就不禁佩服那些長期從事環保的人士到處去推廣環保意識(應該常常被潑冷水吧)。因為大家都不想要聽到壞消息。我記得之前我在公視播出的「下課花路米」播出德國的綠建築,是關於他們的生態社區柯貝城,這個社區的房子有些方子上面是佈滿了太陽能板(是為了太陽能發電)、有些房子上面是附上了泥土長著青苔(避免冬天溫度溢散及夏天輻射),他們的房子牆壁都加厚(中間也有做隔音、隔熱),加大窗戶(引入自然採光),但窗戶都有做活動式的好幾層(隔音、隔熱或者是保溫)等等,但是我們臺灣呢?



我上網搜尋了綠建築,卻發現目前只有一些些並非民宅的綠建築,究竟我們何時才能推廣綠建築?我查詢了下自有住宅如果要加裝臺灣太陽能發電的費用,卻看來看去,網路上好像都沒有寫,也沒有寫功率究竟是如何(這也顯示臺灣在這方面的不發達吧?)。



愚蠢的年代啊!愚蠢的我們。因為太多利益糾葛,就如同片中一個故事的角色為了要讓英國的能源可以有更多是用非石化工業的風力發電,但是居民卻說會破壞景觀而不願意讓他蓋風力發電廠;又如我們臺灣在發展太陽能展業時、發展風力發電時,批評政府圖利財團等等等(如果想要看這些爭議的人可以上網查,就會發現很多),因為我們不願意面對,以致於我們都在起點爭吵,永遠邁不出那一步。



如果一百年後人類還存在的話,他們會怎麼看我們這個時代的人,我們原本沾沾自喜發展工業,開始了舒適的生活,卻也將我們人類帶至面臨存亡的關鍵,如果那時候還有人存在的話,他們是否會改稱呼十八、九世紀的工業革命為「人類開始走上滅亡的道路」,二十世紀、二十一世紀「愚蠢的時代、黑暗時代」,而我們是「愚蠢的人類」?

創作者介紹
yun

Sub Rosa 玫瑰之下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