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屋.jpg  (圖片取自博客來網站

藤代良嗣是個名不見經傳私立大學畢業的人,畢業後工作不穩定,因為不論他做什麼工作都會有種「不對勁」的感覺,所以很難在一份工作上固定下來。他常常在想,如果到別的地方去生活,應該就會有更精彩的經歷吧!

他覺得他是個沒有根的人,他的家就像是個簡易旅社,每個家人想回來就回來,想走就走,沒有人會阻止,甚至連詢問理由都沒有,他常在想為什麼他們家人都不會阻止別人想要做的事情呢?也不會責罵他不去找工作?而且除了他們一家外,似乎就沒有其他的親戚?而且連祖墳都沒有!這一切與其他家庭相比,似乎都太不對勁了。

這本《樹屋》一書,開始於良嗣的祖父泰造死亡,終於良嗣祖母八重的死亡,而以良嗣對於自己家人處處的不對勁的疑問開展整個故事。本書中除了敘述良嗣的祖父泰造與祖母八重年輕時遠渡到長春(即當時的偽滿州國)的經歷,也講述了良嗣父親慎之輔那一代兄弟姊妹的故事,以及藤代家第三代,包括良嗣在內三兄弟姊妹的故事。

在看這本書時,我不斷的想起《阿信》這本書。

阿信的年輕時期與這本《樹屋》的藤代泰造、八重是差不多的時代(也就是二戰時期)。

但這本書中的人物並不是如同阿信那樣,過著樂觀向上、不屈不撓、不斷努力、堅強、刻苦、照顧每個家人的人生。《樹屋》中的泰造、八重,慎之輔、太二郎、基樹、良嗣等人,都有著「如果可以到別的地方去,應該會過得更精彩」的想法。換句話說,這本書是描述藤代家三代的人不斷地「逃避」的故事。

然而,我並不會因此而輕視這些人。

的確,阿信吃苦耐勞,不畏艱苦,創造出自己的一片天地,令人敬佩。但是,世界上又有幾個「阿信」呢?

在《樹屋》一書中,「根」的這個概念被多次提出,良嗣認為他們一家之所以不同於其他家庭,從不阻止其他家人的行為,沒有凝聚力,是因為他們是沒有根的人(即沒有祖墳、祖先、其他親戚),就如同浮萍一般,孤伶伶漂浮在這個世界之中。

然而,家庭該怎麼樣是有個標準存在的嗎?家人又應該怎麼表現才算是家人呢?而人又應該做什麼事情,才能算是沒有白過這一生呢?其他的家庭縱然有祖墳、祖先、眾多親戚,就是正常的家庭嗎?他們難道就會因此有歸屬感,就不會感覺到對未來的不安,就不感到害怕嗎?就會成為不平凡的人嗎?恐怕並非如此吧!

這個世界上的人,更多的都只是庸庸碌碌的平凡人,是個害怕戰爭、害怕貧窮、害怕改變,甚至害怕自己終將只是個平凡人的人。

愛因斯坦只有一個,而有著刀槍不入的身體的克拉克‧肯特,只存在於漫畫、電影之中,而其他的人雖然不甘於平凡,但真正能不平凡的人又有幾人呢?

也許,正如同本書書末良嗣所體悟的,真正組成一個家的,並不是「根」,而是「希望」。真正能讓我們這些平凡的人感覺到沒那麼庸庸碌碌的,也許也是「希望」吧。

而良嗣所感到的諸多困惑,或許是因為他們家的背景,又或許是家族主義與個人主義衝突下所產生的感覺。良嗣想要家的歸屬感,然而他的家庭卻是讓他們自由發展,不互相干涉彼此的決定。因此,良嗣羨慕其他人的家庭會干涉他們的決定,會掌握他們的大小事。

但是,良嗣真的羨慕嗎?又或許是「沒有擁有,所以最好」的心態呢?又或者良嗣只是想要有個會幫他做決定的家庭呢?而良嗣的這種心態,不也是種「逃避」的心態?

良嗣的祖母八重在經歷了長春之旅後,對良嗣所說了一席話,讓良嗣他們不要再不反抗,也不要再逃避或逆來順受,因為如果這樣下去就會被時代吞沒了。

在遇到令人害怕、不安的事情時,會想要逃避,這本來就是人的天性。但是永遠只想要靠逃避解決所有的問題是不可能的,所以在無法迴避問題時,還是得挺身而出,直面問題,解決問題。也許無法真正的解決所有的問題,但是至少已經試過了。只有曾經試過了,才能真正不留下遺憾吧!也或許才能因此認為沒有白過這樣的一生吧!


備註:
1、感謝聯經出版讓我有機會參加《樹屋》一書的試讀活動。
2、《樹屋》,角田光代著,於2012年1月5日出版。
3、試讀活動網站:【READ, or DIE:不讀會死毒舌俱樂部】聯經《樹屋》試讀活動 - 樂多日誌

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